山村里的初秋滋味
2019/8/28 10:20:24 來源:廣元晚報 編輯:李順成


 
    不由人不感嘆,春去秋來,一年已過去了大半。從縣城驅車,行經三小時,才悠悠然到老家。

    老家在山村,如今除了幾幢房子,以及一輩子羈旅在此的奶奶以外,就是無數枯黃籬笆與幾分荒蕪薄田了。

    初秋帶著涼風栩栩飛舞,剛送走連綿夏雨,悶熱暑氣的山村,頃刻間就送上了秋天的心意。

    從土豆來說,這時節土豆經由累月的孕育,已經成熟脫根,一背簍一背簍背回來,皮還是飽滿的亮黃色,隨便選一撮箕,放進水里煮。幾十個圓圓潤潤,光鮮亮麗,細皮嫩肉的土豆就被煮得開了花,拿來做糍粑最好。

    大樹樹墩鑿成的碓窩,配上沾了酸菜湯的搟面杖,兩手并用的搨糍粑。初秋的滋味是油炒酸菜的酸味,配上時新土豆甘甜軟糯的甜味,還帶著汗水的咸味。

    吃過了糍粑,尤還嫌不夠,上山拾栗子去?不能,這會兒栗子還沒成熟,還不到時候。這時就砍幾稈晚熟的甜玉米,放在燃燒的木柴邊烘烤。這樣烤出來的玉米,焦黃、清甜。

    所以初秋,是玉米的清甜與柴禾的枯香融合而成的。

    除了土豆和玉米,水果大抵已過了時令,然而魚蝦卻還熱鬧。秋天是貼秋膘的佳期,南方以大閘蟹為信號,紛紛開始貼秋膘。然而山村里產不出大閘蟹,就是有個別山蟹,個頭也又小又瘦。這時候熬小魚最好了。不管是拿著一根小竹枝去釣,還是拿著撮箕去薅,得到一些清水木葉魚兒,回來只需要油炒酸菜,小魚下鍋一燉,肉爛骨酥,就是令人垂涎欲滴,香而不腥的美味。

    秋天是從山村的鍋里發出自己第一種滋味的,而確切地說,又像是從燃燒的柴禾里發出的,從遠處望,從近處聞,又像是從煙囪里發出的。

    這炊煙的滋味,是未經世事的處子的天真,是山村里永恒的秋之滋味。

    蓋碗茶(青川)

相關新聞
    沒有相關新聞